Resources
Press releases
News archive
Selected books
Downloads
 
ARC Home > News and Resources > News archive: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ARC Presentation at Daoist Forum (in Chinese)

April 23 2007:

Martin Palmer and He Xiaoxin of ARC present the Dao De Jing to HRH Prince Philip, March 2007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彭马田, 温卫荷, 何晓昕

“国际道德经论坛”论文

彭马田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基金会 秘书长
温卫荷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基金会 对外联络主任
何晓昕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基金会 中国项目主任


Lin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首先,让我对中国道教协会,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和北京、陕西、香港三处的组委会及时地组织如此创意性论坛致以敬意。

生活在骚乱纷绕的地球,道之法、自然之法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为人类所极需。

我也带来我们世界宗教与环境保护基金会(ARC) 的创办人、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的贺信。1995年以来,菲利普亲王特别对道教感到兴趣。今年二月何晓昕博士和我与他见面通报了如此历史性的国际《道德经》论坛。他送上他最诚挚的祝愿并希望论坛能够带来更广泛的行动而非仅仅语言。

论坛主题“和谐世界,以道相通”是一个明智的主题,因为它总结了我们所有人的希望,希望一个全新的道教,更好地创建和谐的精神世界并保持人和自然的平衡。

Master Ren of Louguandai monastery
我感到荣幸能够在今天就《道德经》和生态环保这样的议题发表演讲。这正是我作为世界宗教与环境保护基金会的秘书长为之奋斗多年的事业。因此我非常高兴能和你们一起讨论这样的议题。

《道德经》和自然世界

我曾经很荣幸地将之翻译成英文的《道德经》描绘了一卷道家及道教如何看待世界迷人而赋予挑战意味的画卷。比如《道德经》第四章告诉我们:道是一切众生之源。渊兮,湛兮,挫其锐,解其尘,无始无终。的确,道是来自时间之前的万物之宗。然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人类活动却给众多的生命体带来毁灭:那些有毒的水,污染的空气,怪异的气候,毁坏的森林还有成千上万濒临灭绝的物种。道正遭到前所未有的袭击,并且正是我们——人类,在操纵着此等劣行。

对此,《道德经》怎样说的呢?

二十九章告诉我们: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就是说如果一个人以为自己发明了这个世界而为所欲为,他将不会做好事。这一章接着说:天下神器,不可为也。然而我们当今的行为就好像我们是这世界的主人,自然界随便归我所用。四十六章告诉我们:祸莫大于不知足。就是说只一味地贪婪失控,没有道的引导,世界将处于危险之中。

的确,随着气候变化的巨大威胁,今天的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

道教掌握着寻求真道 从而摆脱此等危机的钥匙,因为道教懂得人性必须扎根于道之伟大秩序之中。四十二章准确地告诉我们这伟大秩序之中我们人类从何而来——作为“三”的一部分,我们人类促使世界成为一体。这里也强调了我们人类对维持世界之“气”的平衡是多么至关重要。

道教在生态环保中的特殊作用

1995年中国道教协会的环境保护宣言早就认识到道教在生态环保中的特殊作用。

“道教具有独特的价值观,它根据不同物种的数目多寡来判断社会是否富足”。那份宣言报告表明:“普天之下,世间万物都一齐生长,社会才是富足。如果不这样的话,就是国运衰败之兆”[1]

既然有2500年前《道德经》的灵示,有 12年前道教的环保宣言的激励,还有这之间多少个世纪道教的追随者们默默关爱自然的鼓舞,当今的道教如何付诸行动?

1.真正之道 首先,道教具备坚定的教理,强权之道并非真正之道。

今天,我们应该增加的理念是:那些随意剥削这个脆弱的地球而以为无须付出代价的做法不是真正之道;那些把物质的富足当作唯一有价值人生目标的做法不是真正之道;那些以为人类社会可以永存而不用考虑与之同在的其他群落诸如动物、植物、岩石、河流和山脉的想法不是真正之道;通过认识到这些想法都是妄念的真实面目,并生活在真道之信仰中,道教可以重建地球作为整体的世界观并重立人类的社会职责。

2. 保护物种

第二:道教可以树立一个保护物种的榜样。例如,传统中医在中国的医疗保健中作用重要并风行全球。然而,有些没有道德原则的人运用一些稀有物种如虎和犀牛身体上的成份来制作他们所称的中药,还有的用熊胆作药而将熊关在条件恶劣的小笼子里。这带来一个问题,因为一种目的在于谐调人体中各种不同之“气”的药物,自己首先破坏了自然界的平衡,这种药物断不能被定义为好药品。这与真道不符,也破坏了道的运行。

2000年中国道教协会正式出版了一份文件,从而树立了保护物种的好榜样。这份文件将那些用濒临灭绝物种制作的中药列为非法药品。现在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好的言辞而是行动。让我们通过运用一些其他的不采用濒临灭绝物种成分的中药,也不会破坏森林和生态的中药来制约非法中药。

3. 关爱资源

第三:道教可以考察你们自己的资源。许多道观都拥有土地。这些土地是否生态或有机管理?如果不是,或许可以改变。许多道观位于圣山地带。但它们是否帮助了这些山脉的生态保护?比如通过创立苗圃,通过清除山边的垃圾?

随着道观重新由道士们自己管理,你们是否以以可持续性发展的方式来恢复或重修这些道观?如果没有,或许也可以改变。

所有的道观都使用纸张、能源、运输和食物。但是,所用的的纸张是否与生态为友?能源是否可以再生?运输的汽油是否可以最大限度的节省?食物是否不受化学喷洒剂的侵蚀?道观自身是否一个生态的样板让当地人得到启示?道观是否建自可以重新利用的材料?道观是否以生态观念使用其花园和水?比如其停车场是否与生态为友?如果都不是的话,或许这些也都能够改变。

4. 培训

最后:道教弟子都是教员。

你们所在的道观是否可以成为培训中心,教导传统和可持续性的方法用于房屋的建造、绘画、雕刻和景观的美化等。我们相信你们可以,我们也将帮助你们做到。比如,我们是否制作一些让香客可以从所有的道教圣地带回家的宣传印刷品,教他们如何关爱自然?新近创立的秦岭太白山铁甲生态道观正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让类似的工作在整个中国得以实现。

或者能否提供一些面向年轻人的培训机会,那些贫穷之中最穷的人群,那些除此之外将没有机会学到技能的人群,让他们成为美丽新中国的营建人员。

或者我们通过上述的秦岭太白山铁甲生态道观,为当地的农人或商人开辟一些特殊的一日教程,教他们如何像道教那样保护环境。让我们尽可能在这个生态道观里开展更多的工作间,帮助道士、道姑以及一些非宗教人如何像道教教导的那样生活,尊重和重建与自然的和谐。

去年的首届中国道教生态保护教育工作间上成立了一个新的群体道教宫观生态教育联盟。并倡导出秦岭宣言。所有工作间的参予者郑重承诺以下六点行动:

●融生态教育于宫观建设和道教活动之中
●减少香、表、蜡和鞭炮产生的污染
●可持续性使用自由土地
●关注道观周边的物种保护和绿化
●采用节约能源新技术
●保护区域水资源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联合基金会愿意帮助实现上述所有层面的目标。1995年以来我们作为中国道教协会的合作者在中国开展项目。我们已经帮助楼观台创立了第一个生态道观。我们也正在制作一些可供道观使用的道教环保资料。但我们是渺小的而你们是伟大的。我们相信你们可以做出更多更多。

最后,让我们将世界带回到对真道的理解。如庄子在其《天地》一章所言:

夫道,渊乎其居也,
漻乎其清也。
金石不得,无以鸣。
故金石有声,
不考不鸣。



我想提醒的是这一诗节的最后一行:

万物熟能定之!

谢谢。


彭马田: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基金会 秘书长
温卫荷: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基金会 对外联络主任
何晓昕: 世界宗教和环境保护基金会 中国项目主任


< previous 
ARC site map
ARC, 6 Gay Street, Bath BA1 2PH, UK
tel +44 (0)1225 758 004
 
Related pages

ARC's work with sacred mountains - in Chinese
Presentation by ARC's China-based consultant Peter Zhao on ARC’s work in protecting Chinese Sacred mountains, with suggestions for improving relationships between Daoist temples and nearby reserves.
Daoist Ecology Centre
In July 2006, ARC launched a significant new development to protect the sacred mountain of Taibaishan
October 4, 2011:
ARC to contribute to International Taoism Forum in China
ARC Secretary General Martin Palmer will speak about Daoism and the Environment at a major Daoist gathering in October, 2011. The event will take place in Heng Shan, Hunan province - and for the first time is a Daoist event sponsored by the Government.